女孩來信訴說了近年來的苦惱,她在信中說:“長期以來,我一直經受著心理障礙的困擾和折磨,時至今日,我仍舊無法擺脫這個陰影。它已經給我的生活和學習造成了很大的損失。我真心希望心理老師能幫助我!”她還在信中提出了會見時間,又特意囑咐道:“我不愿這件事讓別人知道,我沒有勇氣前來敲門,請你們將咨詢室外的門開一小縫,我即可進來。”

按照約定時間,心理老師把門敞開著。她來了,神色慌張而羞怯,大步跨入咨詢室后趕緊把門關上。心理老師一面熱情地為她讓座,一面告訴有關心理咨詢的保密原則,并表明樂意為她排憂解難。她認為自己是個怪人,有個害羞的怪毛病。兩年多來,從不多與人講話,與人講話時不敢直視,眼睛躲閃,像做了虧心事。一說話臉就發燒,低頭盯住腳尖。心怦怦跳,起雞皮疙瘩,好像全身都在發抖。她不愿與班上同學接觸,覺得別人討厭自己,在別人眼中是個:怪人。最怕接觸男生,對老師也害怕,常常因為緊張,對老師所講的內容不知所云。更糟糕的是,現在在親友、鄰居面前說話也“不自然”了。極少去社交場所,很少與人接觸。自己曾力圖克服這個怪毛病,也看了不少心理學科普圖書,按照社交技巧去指導自己;用理智說服自己,用意志控制自己,但作用就是不大。后來她哭訴說,這個怪毛病嚴重影響了她各方面的發展:學習成績下降;交往失敗,同學們說她清高。她正在爭取入黨,同學關系不好肯定不行。眼看就快畢業了,這樣下去怎樣適應社會呢?她急切地就:“老師,請你快點告訴我,我為什么會這樣呢,我該怎樣才能克服怪毛病呢?”

一男孩兒來信:從初二起,我就不敢面對女性,一見女性就臉紅,控制不住去想女性的隱私部位,就是控制不住就那樣想,最難堪的是對母親和姐姐也是這樣想。覺得自己是個極其骯臟、道德敗壞的人,簡直禽獸不如。可一見女性還是那樣,到后來一提到女性就那樣想,平常看書吃飯寫作業都控制不住去想,每天上床睡覺時也想,有很強的性沖動,常常忍不住偷偷手淫,過后更覺得自己骯臟無恥,無臉見人,覺得別人一定能看出自己的行為與想法。一開始只怕女性,后來連男性也怕見。可自己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啥也沒做,強迫自己好好學習,初中升高中還算順利考上了,覺得很僥幸。進入高中,學習壓力很大,第一學期成績就不理想。后來無論多么用功學,成績就是上不去。這時候就想是自己這種心理問題影響了學習效率,痛苦得不得了,又不能和人說。內心感到又孤獨又苦悶,很多次想到死,又怕死了別人說閑話,怕對不起父母。到高二時又開始頭痛了,我知道是我腦子想事想的。過一段,胃也痛起來,就懷疑自己是不是得了胃癌,一想到胃癌,有時高興,有時悲哀。高興的是,如果是胃癌死了,別人不說我是個骯臟的壞家伙,不丟人了。悲哀的是我還小著呢,我還什么事都沒作。這時不知怎的脾氣也變壞了,常常在家發火。也不多說話,一發火就想砸東西。家里人帶我到醫院去看,作了一堆檢查,醫生說我沒病。后來去了精神病院,大夫說我是精神病,要住院。我又怕又氣,死活不住院,藥也不吃,我說我沒病。為了不去精神病院,我老實起來了,強忍著不再亂發火。但頭痛得歷害,胃也脹痛得歷害,就又想是不是要死了。想到死,覺得很可怕。父母就我一個兒子,把希望全都寄托在我身上,我還什么都沒做,還沒有真正報答他們、孝敬他們,就死了。感覺很對不住父母。就想,我怎么會生病要死了呢,上天太不公平,這時就恨命運,恨上天,上天不應該這樣對我。